您现在的位置:国内新闻 >青春警服蓝筑起战疫安全防线

青春警服蓝筑起战疫安全防线

28岁的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江汉区分局民警涂可霭至今还欠袁欣一场婚礼。原本,他准备农历大年初四举办婚礼。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这一计划。

涂可霭冲锋在抗疫一线,不幸感染新冠病毒。愈后,他主动请缨,再返战场。和他一起出现在抗击疫情国家级拟表彰名单上的,还有燕占飞、邵玉春、关翱塽……青年民警用青春“警服蓝”筑起战“疫”的安全防线,他们的热血与担当闪耀着青春光彩。27岁的武汉市公安局蔡甸分局大集街派出所副所长燕占飞说,这绝不是个人荣誉,“它属于全体战友,属于牺牲的抗疫英雄们。”

“来不及想有没有危险”

蹲下身子,背起正发高烧、疑似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虽然两腿打颤,仍艰难地将患者送上转运警车……今年1月底,网上一段身穿防护服的人背运患者的视频感动了许多人。

戴着口罩、护目镜,这名没露脸的“网红”叫邵玉春,他是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大智街派出所民警。1月23日,武汉公交车停运、机动车限行。已感染和疑似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如何从社区去医院就诊,成为难题。

1月29日下午,大智街派出所发出紧急招募令。“我报名参加!”33岁的邵玉春第一时间报名。

在一栋居民楼里,邵玉春与同事看到一位老人呼吸虚弱、瘫坐在地。邵玉春立刻将老人背起来,迅速送往医院。邵玉春防护服里的警服被汗水浸湿。

“这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恰好被拍到了。每个战友都会这样做。”邵玉春回忆已经“来不及想有没有危险了”。

与邵玉春一样,一抹抹青春“警服蓝”冲在战“疫”第一线。数据显示,仅武汉市就有1923名90后民警主动请战参加青年突击队,在风险最高的执勤岗位、在群众最需要帮助的地方,都有青年民警无畏的身影。

2020年1月1日凌晨4时,涂可霭接到任务,赶至华南海鲜市场参与封市工作。在这次执勤中,他不幸感染了新冠病毒,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转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治疗。

“每天吊4瓶药水,口服18粒药。”涂可霭与病毒抗争。终于,1月17日,他康复出院了,分局领导要求他回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老家好好休养,然而涂可霭每天在家关注工作微信群。看到武汉疫情加重,他说自己是一名警察,方舱执勤需要人,他可以鼓舞其他病人。“我请求分局党委批准我参加方舱医院执勤任务。”他到分局的第一件事,是递交请战申请。

2月22日,涂可蔼身穿3层防护服,坚持出现在江汉区第二方舱医院。

“保卫火神山医院,我们不辱使命”

在武汉市蔡甸区新农街派出所,27岁的管段民警燕占飞时刻关注着疫情进展。

为应对疫情,辖区要建设一所1000张床位的医院,分局要组建一支火神山医院警务突击队。燕占飞写下请战书,与战友们在医院建设工地周边巡逻、维护秩序,参与警务室筹建。

“保卫火神山医院是一项光荣的使命,我们一定不辱使命,请全国人民放心!”2月1日,火神山警务室正式挂牌。燕占飞代表警务室全体民警、辅警,立下“军令状”。

火神山医院建设初期,有4000多辆工程车进出,7500名施工人员进场施工。燕占飞和战友们日夜守在工地和马路上疏导工程车,为工人们量体温……执勤步数从每天1万步猛增到3万多步,脚底磨出了水泡,忙时连吃口盒饭的时间都没有。“我们心里明白,火神山医院早一天完工,就能早一天收治病患,武汉就多一线生机。”

在江汉区第二方舱医院,涂可霭与战友们负责病患进舱、出舱等事务。在90后涂可蔼看来,“守护方舱是一项特殊的任务,人民群众需要我在哪里,我就应该坚守在哪里。”

在距离武汉市100余公里的仙桃市,从农历腊月二十九到正月初五,仙桃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一级警员关翱塽坚守在最危险的仙桃市第一人民医院,从确诊病人管控、矛盾纠纷调解,到消防安全排查、应急工作处置,他每天坚持12小时在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