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国内新闻 >大山村小 那个曾爬着上学的少年重回母校支教

大山村小 那个曾爬着上学的少年重回母校支教

2010年,由于右腿残疾,16岁才读小学一年级的熊洞,只能爬行上学。支教老师多方筹资帮他治疗,他不仅站了起来,还找到了人生方向。

昨天,已经返回大学校园的熊洞告诉记者,家乡的学弟学妹们最喜欢听他讲自己的经历和大山外面的故事。

紫牛新闻记者 杨志敏 实习生 郑星雨 受访者供图

2岁时意外烧伤

右腿残疾男孩“爬行”放羊

苗族小伙熊洞出生于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白碉苗族乡烂房子村。从记事起,熊洞就发现自己与其他小伙伴不一样:别的小伙伴都可以两腿站立,蹦跳行走,而自己的右腿却是蜷缩成一团,行走时只能靠右手支撑着地面往前一点一点挪动。从爸妈含泪的叙述中,小熊洞得知自己在幼儿时期的可怕经历:当年父母外出放羊干农活,只留下2岁多的熊洞独自在家。一天,他踢倒了油灯,点燃了被子……等父母回家时,熊洞的右腿已经被烧成肉团。

熊洞一家所在的烂房子村四周环山,交通不便,熊洞的父母只能用土法敷药来给小熊洞“疗伤”。没能得到有效治疗,熊洞七八岁时,大腿小腿皮肉粘在一起,走路只能靠爬行。祸不单行,10岁那年冬天,熊洞的爸爸遇山体崩塌遇难。家庭的重担落到了母亲一个人身上,哥哥外出打工,姐姐早早出嫁,弟弟年幼还在读书,为减轻母亲负担,熊洞主动帮助母亲放羊,从家到放羊的山坡,常人只要半小时,熊洞要爬三个多小时,手掌硌出血,他还是咬牙硬挺。

16岁爬着入学

支教老师助他赴广东治疗

熊洞苦撑到16岁,迎来了人生的一次转机。

那年,村里来了一群支教老师,所有孩子都可以去学校上课。母亲禁不住熊洞多次请求,同意他去学校读书。熊洞把书包绑到身上,艰难爬进村小学(烂房子村小学)的教室。第一天上学,熊洞就遇到了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贵人”——来自山东莱芜的支教老师袁立明。

课堂点名时,在一群幼童中间,已经长成小伙模样的熊洞格外引人注目。第一天放学后,袁老师和另外七八位支教老师把熊洞带到办公室,查看他的病情。几位支教老师一起商量要给熊洞治疗腿部的残疾,帮熊洞站起来。

袁立明和黄璇两位老师带着熊洞辗转踏上寻医之路。其间,广东义工组织佛山好友营帮忙募集到4万多元治疗费。因为熊洞腿伤时间久,血管神经等缩在一起,严重变形,治疗方案对技术要求相当高,不少医院有顾虑。最后是显微外科技术全国领先的顺德和平外科医院接收了熊洞,并为他制定了详细的治疗方案。

熊洞手术前后

12小时手术

术后右腿每天伸直1毫米

专家团队为熊洞实施了长达12个小时的手术。“手术难度之大,是我从业20多年来从未遇到的。”时任和平外科医院业务院长的张敬良担任熊洞手术的主治医生。手术中熊洞的膝关节被恢复到90度(正常伸直是180度)。术后回病房,医生们开始对熊洞实施外固定支架的逐步延长方案,每天延长1mm(延长太多太快会造成神经血管损伤,乃至肢体瘫痪)。一个半月后,熊洞的右腿已完全伸直。

张敬良注意到,熊洞身体上的康复也带来精神上的巨大变化,他渐渐地开朗起来了,跟刚来时判若两人。

术后三个月,经过康复训练、牵引,熊洞的腿伸直了、有力了,终于如愿重新站了起来。2010年3月初,熊洞出院回到家乡。借助拐棍,他翻过一座山,花了两三个小时,走着去看望了九旬的外婆。外婆都惊呆了!

经过康复训练,熊洞丢掉了拐杖,完全站立行走,还能帮助家里干活,“快跑,疾行,干活负重,挑一百几十斤都没问题。”

还是这个乡村小学,还是这个教室,从家到教室不过700多米。10年前的残疾少年熊洞,需要爬半个多小时;10年后的大学生熊洞,只几分钟就走到教室。2020年暑假,26岁的“大龄”大学生熊洞回到四川凉山家乡,在当年就读的村小里,当起了支教老师。

6年学完9年课程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