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国际新闻 >我无法呼吸的背后:美国警察之困

我无法呼吸的背后:美国警察之困

由于白人警察的暴力执法,黑人弗洛伊德已经去世近一个月了。抗议并没有在美国所有地区平息。到目前为止,2000多个城市爆发了示威游行,抗议浪潮甚至蔓延到了世界各地的许多国家和地区。然而,一波接一波并不平坦。

当地时间6月12日,美国亚特兰大又发生了一起警察枪击事件,将改革警察系统的要求推到了风口浪尖。

亚特兰大的911呼叫中心在6月12日接到了这个电话。警察布鲁斯南赶到现场,发现布鲁克斯,一个喝醉的黑人,在车里睡着了。 根据佐治亚州对酒后驾驶的处理方式,如果警察认为司机可能构成驾驶风险,他们可以逮捕他们。但是就在警察准备给布鲁克斯戴上手铐的时候,布鲁克斯,这个看起来总是糊里糊涂的人,突然开始和那两个警察扭打起来。

警察罗尔夫立即向布鲁克斯开了三枪,其中两枪击中了布鲁克斯的背部。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布鲁克斯被枪击后约2分12秒,两名警察没有检查他的伤势。布鲁克斯因失血过多被送往医院后死亡。

消息一出来,立即在当地引发了抗议。抗议者在事件中烧毁了温迪的快餐店,并封锁了附近高速公路上的交通。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目前,开枪打死他的警察罗尔夫已经自首,被驱逐出警察局,面临重罪谋杀和其他10起诉讼。如果罪名成立,他将面临终身监禁或不得假释的死刑。另一名警察布鲁斯南(Brusnan)也已自首,并面临过度执法和违反公职人员誓言的指控。

2016年7月19日,阿达玛,一名非洲裔美国青年,在法国巴黎街头被警察审问。因为出门时忘记带身份证,阿达玛试图藏在邻居家。后来到达的三名警察用他们的尸体将阿达玛压在地上,阿达玛喊了几声:我不能呼吸了!但最终他死于窒息,而这恰好是阿达玛的24岁生日。

现在,阿达玛的姐姐再次走上街头,要求警察归还阿达玛的正义,并呼吁警察改革。

由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反对种族歧视和警察暴力的抗议已经蔓延到世界上几十个国家。应人权理事会非洲集团的请求,联合国理事会于6月17日和18日举行了一次紧急辩论。

联合国副秘书长阿米纳·穆罕默德、人权高专办巴切莱特、乔治·弗洛伊德的弟弟菲龙斯以及100多个国家和机构的代表在辩论中发了言。该决议强烈谴责执法机构继续对非洲人和非洲人后裔实施种族歧视和暴力,并进一步谴责刑事司法系统中的结构性种族主义。

作为对布鲁克斯案件的回应,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本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明确表示:“即使与警方有分歧,你也无法抗拒警方。”

前一天,特朗普刚刚签署了一项关于美国警察改革的行政命令。全国广播公司评论说,抗议者呼吁对警察系统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但行政命令就像切肉的刀子,令人失望。

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天,我将签署一项行政命令,呼吁美国所有警察局以最高的专业标准为社会服务,这将是地球上最高、最强的标准。

英国广播公司的英国广播公司将特朗普法令的核心内容归纳为三点:

联邦政府提供资金来提高警察队伍的素质,包括建立一个国家数据库来分享关于有不良行为的警察的数据;

在非暴力的执法场合,如处理吸毒者和无家可归者,派遣更多的社会工作者到现场为相关对象提供更多的帮助;

除非警察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否则警察在执法时禁止使用致命的锁喉。

然而,该法令没有处理“解散警察”和“起诉警察”的要求,这在抗议者中是最受欢迎的。

此外,特朗普对警方使用“锁喉”的态度也引起了很大争议。

美国总统特朗普:除非警察的生命受到威胁,否则警察不能使用锁喉。

在美国,锁喉也被称为“卧倒”。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它已成为美国警察的标准训练动作,主要用于制服危险嫌疑人。

据统计,从1976年到1982年的7年间,仅洛杉矶警方就记录了975起锁喉行为,导致15人因锁喉死亡,其中12人是黑人。

1982年,20岁的黑人青年詹姆斯·明斯成为第16个被洛杉矶警方杀害的人,这在美国引起了轩然大波。同年,洛杉矶警方宣布,他们只有在认为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时才会使用锁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