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国际新闻 >巴西成为新冠疫情新震中,谁之过

巴西成为新冠疫情新震中,谁之过

巴西删除大量最新流行信息数据的闹剧终于有了转机。当地时间6月9日晚,根据巴西最高法院的命令,巴西卫生部恢复了疫情信息网站。最高法院强调,如果不采取国际公认的措施,如收集、分析和传播流行病学数据,将会给人民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与四天前大规模删除疫情数据类似,巴西总统博索那罗和卫生部没有对信息网站的变化提供任何进一步的解释。分析普遍认为,卫生部不得不在压力下恢复统计并公布疫情数据,国家法官、卫生专家和媒体抨击政府操纵统计数据、玩弄和滥用政府权力。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看,隐瞒数据将是“悲剧的开始”

巴西政府建立的疫情信息网站曾于6月5日被删除。巴西各州市自疫情爆发以来相关数据的原始记录大多在第二天恢复在线时被删除。确诊病例和死亡总数不再统计和公布。显示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增长或下降趋势的数据不再报告。仅公布了过去24小时内新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以及累计治愈病例数。 在病例总数被计算为“不存在”的几天里,巴西新的冠状肺炎确诊病例数以超过30,000的速度迅速增加。巴西已经是南美洲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其疫情有进一步恶化的趋势。根据巴西卫生部9日发布的数据,截至当地时间6月9日18时,已确诊病例超过73万例,居世界第二位。累计死亡人数为38000人,仅次于美国和英国。超过31万人被治愈。值得注意的是,卫生部公布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低于巴西主要主流媒体从国家卫生部门直接获得的统计数据。与世卫组织先前的预测一致,巴西正在成为新流行疾病的新“中心”。

世卫组织早期的预测成真并非偶然。巴西的疫情在世界上相对“晚发”。第一例确诊病例直到2月26日才被报道,第一例死亡病例直到3月17日才被报道。当时的卫生部长曼达塔早在2月3日就宣布全国进入卫生紧急状态,当时该国还没有确诊病例。尽管如此,联邦系统中混乱的抗流行病指导思想和措施以及位于城市边缘的贫民窟和土著村庄的社区蔓延继续消耗着巴西的医疗保健系统,该系统主要由私人组织运营。

巴西最近也发生了支持美国“弗洛伊德之死”的抗议活动,进一步加剧了疫情防控形势。5月18日,一名14岁的巴西黑人男孩被闯入他家的警察杀害,并被报告失踪。第二天,他的家人得知了他的死讯。在受影响最严重的里约热内卢州,数百人聚集在州政府门前数日,抗议警察对黑人男孩犯下的罪行。当世卫组织多次警告“大型集会可能导致超级传播事件”时,人们聚集在街头抗议,这无疑将进一步加剧对巴西疫情恶化的潜在担忧。

所有的责任都归咎于总统博索那罗。早在2019年1月宣誓就职之前,博索那罗就因直言不讳而被称为“巴西特朗普”。从坚决反对家庭隔离,迫使两位卫生部长在一个月内辞职,到拒绝世卫组织的指导并坚持推荐羟氯喹作为新发肺炎患者的早期治疗方法,到指责世卫组织是一个“党派政治组织”,然后威胁要强行“退出该组织”,博索那罗几乎在防疫运动的每一步都追随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脚步。甚至当有人质疑过早重启经济会增加人们死于疾病的风险时,波索纳罗回答说“这就是生活”,就像特朗普总统一样。

在5月9日发表的一篇社论中,顶尖的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谴责波索那罗是巴西对抗新加冕病毒的“最大威胁”。5月13日,前卫生部长曼德拉回忆说,巴西的许多政治人物都被一个接一个地诊断出患有新的冠状病毒,他指名道姓地指出,尽管有传播病毒的风险,但博索那罗在3月中旬访问美国并与特朗普会面是一次“新冠状病毒之旅”对美国的访问不仅使博萨纳罗本人“对诊断产生怀疑”,而且曼达塔引用的统计数据还显示,博萨纳罗的17名后续人员在从美国返回后的15天内对新的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其中包括巴西驻美国大使馆的临时代理人福斯特。

福斯特目前已经康复。6月4日,作为巴基斯坦官员的代表,他出席了由美国著名智库艾德里安·阿什特拉丁美洲中心主办的“美国-巴西关系的下一阶段”在线研讨会。他在美国驻巴西大使查普曼面前为博萨纳罗的防疫战略辩护。“从一开始,我们的总统就表示,在巴西这个政治和经济多元化且不平衡的大国,很难找到‘一刀切’的解决方案。”福斯特说,“这次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不仅是一场健康危机,而且对政治和经济都有巨大的影响。总统一直认为我们应该同时处理所有这些方面。”